新闻聚焦

71年前 ,人民政协曾在这里启航(下)
发布日期:2019-10-01

  (四) 就在民主人士准备北上的同时,1948 年 8 月 1 日,一次汇聚解放区和国统区 500 多名代表,共商中国工人运动发展大计的会议,在哈尔滨兆麟电影院(原儿童电影院)召开。时任中国劳动协会理事长、民革中央常委的朱学范,在大会上作了《关于国民党统治区职工运动》的报告,号召国统区工人阶级团结起来,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朱学范之子、民革中央原副主席朱培康回忆说,到了哈尔滨以后,朱学范到农村工矿调查研究,一路上他了解到中国共产党深得人民的拥护。在给李济深的信中,朱学范这样写道:“范到哈尔滨已经有一个月了。住在这里受到了中共热情招待……在哈市与沿途经过之城市,看到的人民都是喜气洋洋,有了生气。”朱学范还把自己在东北解放区的见闻,写成《新东北的新气象》,发表在《东北日报》上。 9 月 29 日,朱学范从全国总工会的住所搬到了马迭尔宾馆。随后,中国民主促进会创始人王绍鏊,时任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东北地区民盟组织负责人、被誉为“东北人士的楷模”的高崇民,也来到马迭尔宾馆与他们会合。 对民主人士来说,哈尔滨充满着异域风情和神秘色彩。据《蔡廷锴日记》记载,他和沈钧儒等四位民主人士 9 月 30 日参观了哈尔滨市市容。“查该市建立仅 50 余年,俄国沙皇时代即是俄租界,建筑、街市民房均属西化,古迹甚少。抗战惨胜后,蒋介石乘胜余威,收编伪满匪军,扩充其势力已达该市,并利用土匪特务杀害中共重要军官李兆麟。中共为不忘李功勋,市内设兆麟公园、影视场、学校等纪念。”这一年的松花江,出现了冰封后重又解冻的奇观。目睹这难得一见的自然盛景,沈钧儒以《松花江封后复开》为题欣然赋诗“:江心冻后见奔湍,雪意连潮亦欠酣。地气也随人事转,从今北雁不须南。”

  (五) 在马迭尔宾馆二楼,有一间不足 60 平方米的会议室,如今既是会议室,也是历史陈列室。欧陆宫廷风格装饰映入眼帘,70 年前的米黄色墙壁依旧,欧式门窗、座椅、吊灯和壁灯依旧。 与 70 年前不同的是,墙壁上整齐悬挂了沈钧儒、谭平山、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朱学范、高崇民、李德全等人的肖像,及 1948 年在此会议室达成的“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发言实录、《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的内容介绍等。1948 年 10 月 21 日、10 月 23 日、11 月 15日,三次“新政协诸问题座谈会”在这间会议室里召开。 10 月 21 日,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代表中国共产党与沈钧儒、谭平山、 章伯钧、蔡廷锴、王绍鏊、朱学范、高崇民,就《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交换意见。座谈会主要讨论的议题是新政协的性质和任务。 “沈钧儒:民盟为维护政协决议和反对内战、争取民主的斗争,赢得了全国人民的赞许,民盟和中共的关系益加亲密,促使民盟同志更加成熟,更加进步。”“谭平山:新政协是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分担革命责任的会议,而不是分配胜利果实的会议。为着争取革命的提前胜利,是要大家多负责任的,而领导的责任,更不能不放在共产党肩上,这是历史发展上一种不容放弃的任务。”“朱学范:没有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任何革命统一战线也是不能胜利的。”……23 日,与会的民主人士就筹备会的组成单位、新政协的参加者、新政协重要讨论事项、如何成立中央政府问题,以及筹备会召开的时间、地点等细节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此后的半个月时间里,哈尔滨,西柏坡,香港……《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反馈意见和建议,在远隔万水千山的三地传播。一封封电报、一段段字斟句酌反复推敲的文字,成为中国共产党人与民主人士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见证。11 月 3 日,中共中央就沈钧儒等在协商讨论中提出的意见和建议给出答复。 与此同时,又一位引人注目的民主人士由莫斯科来到哈尔滨,下榻马迭尔宾馆。她就是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的夫人李德全。 两个月前,冯玉祥夫妇及子女从美国启程,回祖国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途经黑海时,轮船起火,冯玉祥和小女儿不幸罹难。李德全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冯玉祥遗志,为和平民主的新中国而奋斗。11 月 15 日,第三次座谈会召开。中共中央东北局负责人,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代表中国共产党与 8 位民主人士,就中共中央 11 月 3 日的答复再次进行商谈,各位民主人士完全同意中共中央的答复,同时提出了两点新的建议。一是新政协由中共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各地区代表一共 38 个单位组成,每个单位有 6 名代表。二是假如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随时协商,由筹备会正式决定。 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原副主任卞晋平说,正式的开会协商是三次,会下的沟通思想、相互交谈就有无数次了……这些民主人士刚来的时候,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渊源,经过反复协商,共同为召开新政协的筹备会,达成了一致意见。 黄小同说,到了讨论的最后,决定如再有增加单位的提议,可以随时协商。实际上,这等于给当时在观望和犹疑的国民党方面的开明人士和进步力量,开了一个大门。“这些民主人士在马迭尔宾馆协商讨论的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关于建国程序的变化。”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巡视员赵士刚介绍,章伯钧、蔡廷锴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说,新政协即等同于临时人民代表会议,即可直接产生临时中央政府,这一点是当时非常需要的。这为1949年由人民政协代行人民代表大会职权,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起到了重要作用。

  (六) 在哈尔滨政协文史馆,陈列着一份时间落款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廿五日”的手稿复印件。这正是诞生于马迭尔宾馆的关于新政协的一份历史性文件——《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的协议》。 这份协议对新政协筹备会做了明确规定:新政协筹备会由中共及赞成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第五项的各主要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及无党派民主人士共计 23 个单位的代表组成;筹备会的组织条例由中共起草;筹备会的地址预定为哈尔滨……关于新政协确定为:新政协的参加范围必须排除南京反动政府系统下的一切反动党派及反动分子;拟由中共及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各区域、人民解放军各单位共计 38 个单位组成;时间拟定在 1949 年;新政协的两项重要议题,一为共同纲领问题,一为如何建立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问题……至此,这项牵动人心、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代表协商开启建国程序的文件讨论胜利结束。 这是民主人士到东北解放区后,在新政协筹备活动中取得的一项重要成果,是筹备新政协活动的第一份正式文件,也是多党合作产生的第一份重要文件。整个讨论过程,是民主协商的过程,是凝聚共识的过程,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一次成功实践。 从 1948 年 10 月 8 日周恩来率中央统战部在西柏坡拟定《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诸问题(草案)》算起,到 11 月 25 日达成正式协议,历时 49 天。 从金秋到银冬,哈尔滨历经时节的变化,马迭尔宾馆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形成的重要历史见证地之一。全国政协副秘书长、民革中央副主席刘家强说,它为后来新政协筹备会的成立、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的召开、中央人民政府的组成乃至新中国的诞生,都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

  (七) 1949 年春天,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批准由中国共产党发起的关于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及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建议。随着北平迎来和平解放,中共中央决定将新政协筹备会议的地点,由原定的哈尔滨改为北平。 6 月 15 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北平中南海勤政殿开幕。 9 月 17 日,新政协筹备会第二次全体会议,正式决定将新政治协商会议定名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9 月 21 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以此为标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模式开始形成。各民主党派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参加者,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共产党一道担负起管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

  (八)回首往昔,在东北和全国解放战争不断取得胜利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的代表,成功探索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一种崭新的民主形式——协商民主。哈尔滨,这座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承担并见证了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启动协商建国程序的历史重任,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放眼今朝,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成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协商民主已经发展成为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 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民主人士始终肝胆相照、同舟共济,一同向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携手奋进,创造新时代的辉煌和更加美好的未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关闭]
  主办:政协哈尔滨市委员会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