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赵尚志与“大青山兵变”
 

赵尚志与“大青山兵变”

康俊峰

  1933 年 10 月,哈东抗日游击队在珠河三股流诞生并在队长赵尚志领导下,不断袭击日伪反动军政机关、警署警所,多次粉碎日伪军讨伐,游击区从珠河扩展到延寿、方正、宾县等地,中共珠河县委也把党组织工作伸展到这些地区,积极宣传抗日,支援游击队开展武装斗争,游击区很快形成了抗日根据地。

  1934 年 6 月,根据中共满洲省委指示,哈东抗日游击队编为东北反日游击队哈东支队,成为北满一支坚强的抗日武装力量。

   1934 年 8 月 4 日,驻哈尔滨的日本宪兵队突然闯进道外集良街 26 号赵尚志父亲家,逮捕了赵振铎老先生。第二天在伪《滨江日报》头版刊登出《赵尚志老父被捕》的消息,企图以此涣散赵尚志的抗日斗志。此时,哈东支队在宾县八区刚刚缴获了三岔河大排队的枪械,赵尚志在同胡子九江、黄炮谈判,准备共同攻打同宾(延寿)。赵尚志老父被捕的消息传到支队,也传到九江、黄炮耳朵里,他们先后退出谈判,不再执行共同抗日的协议。赵尚志知道九江、黄炮是受日伪反动宣传的恫吓而退却,他没有强求,还把队伍带出宾县。他心里除了痛恨日伪,也担心老父亲在日伪统治者手里,敌人还会有其他阴谋。果然,在哈东游击区上空出现了日本飞机,不是丢炸弹而是撒传单,传单上印着赵尚志父亲写给儿子的一封信——《赵老先生致不孝子赵尚志及其兄弟书》。敌人用意很明白,是想用父子之情来动摇赵尚志的抗日决心。然而,赵尚志率游击队围攻五常县五常堡,打了一个大胜仗,粉碎了敌人的阴谋。

  9 月 23 日,赵尚志率队围攻五常县五常堡前,作战前动员时,让大家拿出日军飞机撒下的传单,向大家讲起了自己的家史。他告诉战士们,他家是奉天省朝阳县人,父亲是个正直的教书先生,乡亲们推选他为清乡会长,为了保护乡亲不受欺侮,他曾率领乡亲们与县警察发生械斗,后到哈尔滨。赵尚志说,他 17 岁加入共产党,父亲对他说,既为国,莫恋家,并引用《左传》中“从其治命,不从其乱命”那句话,告诫他为国家献身时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动摇,自古以来,忠孝不能两全,抗日即是为国尽忠。赵尚志让战士们拿出传单,他激动地同大家说:“当我离家时父亲与我有约,那就是‘乱命’二字,假如有一天父亲给我的信中看到‘乱命’二字,那是敌人在威胁老人,也是在暗示我要勇敢杀敌,抗日救国。”

  游击队战士们听完赵司令的一番话,仔细看信,上面真的有这么几句话: “现在父亲病重,神昏志乱,命在旦夕”。大家一下明白了,这其中真有“乱命”二字。支队全体战士顿时对赵尚志的父亲肃然起敬,同时赵司令的大忠大义极大地鼓舞了战士们的斗志。就在这一天(即 9 月 23 日)一举攻下五常堡,缴获了大批物资、弹药,日伪反动势力又一次受到了沉重打击。

  与此同时,哈尔滨的地下党也关注着赵振铎老先生的安危。为了粉碎日伪特务机关对赵老先生的迫害,地下党巧妙地通知赵老先生,让他在敌人法庭再次重申:“赵尚志与我断绝父子关系,他的所作所为与我无关。”日伪机关无计可施,但又不放人。后来,党组织和赵家及亲友共同筹集重金,才把赵老先生赎了出来。

  1934 年 1 月,赵尚志领导的游击队缴了宋甸大排队,发现这些地主武装、军警机关正在搜刮老百姓的钱粮,置办年货,准备过年享受。赵尚志计上心来,他在根据地群众的帮助下,组织十几辆大马爬犁,让战士们换上伪军服装,他扮成伪军官,率爬犁队大摇大摆地开进山关局所。局所官兵一看来了正规军队,马上好吃好喝招待一番,没想酒菜过后,整个局所官兵却被缴了械,抢来的物资被装上爬犁,他们这才明白,原来是抗日游击队。接着,这支爬犁队又袭击了太平警察署,击溃了秋皮囤民团。马不停蹄,这支队伍过了黑龙宫来到延寿北部大青川。赵尚志来大青川,没有去袭击当地的大排队,他另有目的。

  这里与珠河县交界,山高林密,是绺子队经常出没之处。为了维护地面治安,曾经当过木匠也是朝阳迁来的朱万金组织了大排队并任队长,同时接受延寿警察大队常万祥的领导。朱万金为人机智,因经常走南闯北,又多有见识。他知道赵尚志是朝阳人,也听说了赵尚志巧扮伪军,在珠河闹了个天翻地覆。不久,秋皮囤民团被缴了的消息传到大青川,大排队队员很害怕。朱万金笑着说: “大家不要怕,赵尚志来了,我和他拜把子。”不想这话传到了常万祥耳朵里,他来到大青川,狠狠训了朱万金,并说赵尚志来了报告警察队。大排队队员又多了一层担忧,和朱万金说:“常万祥心狠手毒,再给你扣上个反满抗日罪名,那就是死罪一条了。”朱万金安慰大家: “赵尚志真来了,一由我出面,二看我眼色行事,三不招待。”话没说几天,真来了一队伪军,还有几个大爬犁,当官的指名要见朱万金。朱万金不动声色,他仔细观察,这伙伪军个个面无凶光,他心里明白八九分,再看当官的,眼下有个伤疤,他便胸有成竹,叫来司务长如此这般吩咐一番,自己和这个伪军官在村外林子里谈了半天。 

  这时村子里也在忙着,司务长挨家通知村里财粮大户有米出米,有面送面,有猪杀猪,乡绅们哪敢怠慢,只好照办。爬犁队走了,拉走了地主家米面猪羊,只是大排队队员还在迷雾当中。朱万金给常万祥送信,说从珠河来了一队剿匪兵,让他给招待得很愉快,已经回珠河了。常万祥又发顿脾气,大骂朱万金,说那伙人是赵尚志的游击队。 

  常万祥说对了,这真是赵尚志和游击队。原来珠河反日游击队根据满洲省委指示制定并发布了《反日战斗纲领 15 条》,赵尚志早就了解了朱万金大排队的情况,他率队到大青川就是来做包括朱万金大排队等一些有民族气节的山林队、民团等统战工作的。根据党的政策,赵尚志苦口婆心做工作,终于有一大批非我党领导的地方武装同抗日军达成了联合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协议,其中朱万金大排队是接受抗日军改编最成功的一支。 

  然而,也有执迷不悟、不同意与抗日军联合的民团、大排队,对于这样的反动武装,反日游击队只能用武力解决了。黑龙宫民团头子叫黄英,自称“黄炮”,阴险狡猾,两面三刀。他一方面接受延寿警察队长常万祥指使,另一方面假意与赵尚志称兄道弟,信誓旦旦表态随游击队抗日,暗地里却把游击队行踪透露给延寿县警察队长常万祥。 

  赵尚志识破了黄炮的阴谋,他联合了几个山林队、民团(没有朱万金大排队),准备攻打黑龙宫教训黄炮。赵尚志给黄炮写封信,让他到秋皮囤谈抗日的事,黄炮哪知这是一计,认为消灭抗日军邀功领赏的机会到了,所以他一面答应去秋皮囤,一面又给常万祥报信。 

  常万祥接到信,马上和二区保卫队长乔德功率步骑兵 200 多人到秋皮囤从南、北河套围攻赵尚志。哪知赵尚志率游击队早已经巧妙布阵,张开了口袋,等敌人来钻。果然,一阵激烈战斗,常万祥被打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常万祥下令调朱万金大排队支援,却无消息。打到黄昏,常万祥只好率残兵败将逃到大青川朱万金驻地。常万祥怒气冲冲,责问朱万金为何不听调遣,骂朱万金“反满抗日”。朱万金忍无可忍,当即下令把常万祥及手下 30 多人全部缴械并扣押起来。 

  朱万金留在大青川是赵尚志特意安排的,所以常万祥调大排队去秋皮囤他按兵不动,没想到常万祥还亲自送上门来。那天当晚,朱万金决心投奔赵尚志的抗日队伍,他骑马去见赵尚志说: “司令,我们大排队可以接受改编了。” 赵尚志很高兴,握住朱万金的手说:“大哥,抗日我欢迎!”然而,令朱万金没想到的是,当他返回大青川,常万祥被他弟弟放跑了,于是他放了扣押的 30 名警察,率领大排队投奔哈东抗日支队。这就是震惊日本侵略者的哈东重要抗日事件——大青川兵变。 

  这一年 5 月 7 日,朱万金的大排队同其他义勇军一起配合哈东支队,在赵尚志指挥下围攻了宾县县城,并用朱万金带去的木炮轰击了宾州城——即为抗日斗争史上的“木炮打宾州”。(供稿: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  

[关闭]
  主办:政协哈尔滨市委员会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您是本站第 次来访者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