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资料

十六岁参加抗联的宋殿选
 

十六岁参加抗联的宋殿选

  宋殿选参军的事还得从 1937 年说起。那年春天,宋殿选的表兄杨孝(杨超时,依兰县中学学生,中共地下党员)来依兰县东三家子屯,住在宋殿选家,做抗日救国的宣传工作、并发动青年参加抗联。当时宋殿选只有 15 岁,他听了表兄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加之亲眼看到日本鬼子、伪警察横行霸道,奸、淫、烧、杀残害中国人民的滔天罪行,恨透了这些坏蛋,很想参加抗联去打日本鬼子。但因为年纪小,又担心走后家中的困难,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屯里青年王长林、周子才、叶才、孙老六、孙老四、左老大、左小胖等人参加抗联。

  1938 年 2 月的一天晚上,抗联第九军 2 师 5 团 50 多名骑兵在东三家子屯驻扎。抗日宣传员看见长得粗壮结实的宋殿选,就问宋殿选多大,宋殿选说: “16 岁了。”宣传员说:“你为什么不参加抗日?不参加抗日,过两年就要把你抓去当伪军了,当伪军就是当炮灰,那是中国人的耻辱,日本鬼子侵占了我们的国土,我们应当去参加抗联,抗日是救国,多光荣!”宋殿选说:“我想去,妈妈不放心,不让我去,再说我走后,家里没有人干活啦。”当时宋殿选家共有六口人,父亲、母亲、哥哥(身体不好)、嫂子(有病),还有一个三岁的小妹妹。宣传员说:“你走了,会有人照顾你家的,我们是中国人,只有抗日救国才有出路,只有打败日本侵略者才有地种。”宋殿选动心了,于是他进一步问:“给我什么枪?给我马吗?”宣传员答:“先给你一匹黄马、一个套筒枪、10 发子弹,等过些时候再换上‘三八’大盖。”宋殿选心里想,有枪、有马,抗日还光荣,这个团里还有同屯王长林、徐志久、周子才等可以互相照顾,于是他表示愿意随抗联去打日本鬼子。

  回到家里与父亲、母亲一商量,两个老人开始舍不得让他去,怕年纪小出事,后来一提起日本鬼子残害中国人的罪行,两个老人很愤恨,遂下决心让儿子去参加抗联。妈妈为他补补衣服,换上一双新布鞋,吃上一顿玉米干饭,便离开了家。晚上六七点钟,他骑着黄马,背上套筒枪,跟着队伍走了。

  从这一天起,宋殿选就成了一名抗联战士。宋殿选参加抗联队伍的第三天,队伍驻扎在道台桥区的西田家屯。西田家屯距道台桥 10 多里地,离东三家子屯有 60 多里地。屯子不大,北靠公路,西边是一条漫岗,往南是一片开阔地,可以直奔大顶山。宋殿选所在团开到西田家屯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因为前边路面情况不大清楚,部队就住在这个屯里。屯里的老乡们把这支队伍当成亲人,把过年剩下的“嚼裹儿”都拿出来招待他们。吃完晚饭,宋殿选学着抗联老战士的做法,给老乡扫院子、担水;老乡们帮抗联战士铡草、喂马。

  第二天早晨,朝霞刚抹红东边的山峰,抗联战士正准备出发,突然听到岗哨鸣枪。孙班长马上命令:“准备战斗!” 这时战士们一下子冲到院子里,拉过自己的马,宋殿选也和其他战士一样,抓住自己马的缰绳。

    这时通讯员骑马跑来,传达团部命令,并报告说敌人足有 200 多人,开着六七辆汽车,从公路上向屯子里冲来。孙班长没等听完通讯员的报告即下命令:“撤。”马队旋风般冲出院子,顺着正南开阔地,朝大顶山方向边撤边向敌人射击。糟糕的是宋殿选骑的马,听见枪声就长嘶呜叫,腾空而起,随着马队冲出院子,一下子把宋殿选摔倒在地,一直拖了 20 多米。他不得不放开缰绳,站起来一看,穿的半新不旧的棉袍前大襟被拖掉了。他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得什么,就跨着横垄地向队伍撤的方向飞跑,边跑边回头打两枪。这时敌人与宋殿选的距离大约有 400 多米,敌人在汽车驾驶楼上架着机枪,边向前开边射击,子弹从宋殿选身边呼啸而过,身前、身后的积雪被子弹打得飞腾起来。这时宋殿选心里有些恐慌,也有些懊丧。参军还没打死一个敌人,就把小命撂到这儿,这有多么晦气呀!其实抗联队伍并没有真正撤走,他们占据了有利地形,猛烈地射击敌人,两边枪声搅成一团,加上敌人狂呼乱叫,屯里鸡飞狗跳乱成一团。就在这紧急关头,孙班长带着宋殿选的黄马,在同志们的掩护下,冒着弹雨向他飞奔而来,来到宋殿选跟前,飞身下马,顺手把他搁在战马上,带着这个 16 岁的新战士,在枪林弹雨中向前驰骋。

  根据战争形势的需要,抗联第九军军部在南山深山密林中办起了短训班, 5 团派宋殿选去学习。短训班设在四道河子沟里,两排木房子,既是宿舍也是教室。学习班的 50 多名学员都是 20 岁以下的年轻战士,很多是十六七岁的,宋殿选 16 岁、郝风才 16 岁、葛万才 17 岁。这些小战士大多数是小猪倌、小马倌、小牛倌,岁数大一点儿的是工人、农民出身的战士。两位教官,一位姓房、一位姓全(朝鲜人),他们对学员都很热情。学习的课程有军事、政治和文化。政治课学习抗日救国的道理,学习如何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宣传群众,要求每个学员坚定不移地树立抗日到底的决心。军事课学习射击、投弹、刺杀等军事科目。

  学习班的自然环境很美,群山环绕,树木葱郁,空气新鲜,群鸟争鸣。在这种环境中学习和训练,心情非常愉快。学习班对敌人的防御也很严密,四周有许多防御工事,并有岗哨,以防敌人袭击。学习班生活比较艰苦,每天两顿饭,早晨小米粥,晚上玉米粥,顿顿吃咸菜。虽然条件差,学员们的学习劲头却很足,收获也很大。训练约有一个多月,战争形势发生了变化,学习班宣告结束。宋殿选被编入 2 师新 5 团 1 连当战士。

  1938—1940 年间,他随同抗联第九军 2 师新 5 团 1 连转战在牡丹江东西两岸、松花江南北两岸,与日军、伪军、伪警察讨伐队打了 30 余次大小遭遇战。在这些战斗中,宋殿选沉着勇敢,英勇作战,打死两名日本鬼子、打死打伤敌伪军 20 余人。他也多次受伤,5 颗子弹曾穿过他的肌肤。

  1939 年以后,敌人加紧了对游击区的经济封锁。在敌人疯狂进攻下,抗日游击区逐渐缩小,抗日联军的衣、食和枪支弹药等供给都发生了严重困难。有时一天吃一顿饭,有时一天粒米不沾牙,甚至几天吃不到粮食。在这种极端困难条件下,宋殿选和其他抗联战士一样,想尽办法与饥饿作斗争。他们化上雪水,放点麦粒或苞米,掺些野菜煮着吃。就这样,抗联战士一边与敌人周旋作战,一边和遇到的各种各样难以忍受的困难作斗争,一直坚持到 1940 年末。 1940 年以后,东北抗联处于极端困苦境遇之中,由于日伪军的归屯与“三光”政策,抗联失掉了与广大群众的联系。转入深山密林之后,夏秋之际还可以,到了冬季,饥寒交迫实在无法坚持下去。于是抗联部队逐渐向松花江下游同江、饶河、抚远一带转移,一边转移一边打击敌人。为了保存实力,抗联队伍从 1940 年末到 1941 年初,横渡乌苏里江、黑龙江,转移至苏联境内。(一 言)

[关闭]
  主办:政协哈尔滨市委员会 制作:哈尔滨新闻网
  备案号:黑ICP备05009145号 您是本站第 次来访者
  纪检监察电话:0451-86491902